海灣時報 22 October 2004   名不名有干係 事關台灣戰爭或和平
【台北訊】不要想從中華航空預約機票到北京,因為你有可能飛到台北去。

這家航空公司也許跟「中國石油(Chinese Petroleum Corp.)」、「中華汽車(China Motor Corp.)」、「中央銀行(Central Bank of China」」等,聽起來像是中國的行號,但實際上他們都是來自台灣。

這樣的身分混亂問題同樣也困擾著台灣的兩千三百萬名民眾,當他們出國、手執著印有台灣官方名稱「Republic of China (ROC)」的護照,外人也常容易把ROC跟「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混淆在一起。

擁有130個支持台灣獨立的社團組合而成的「台灣正名運動聯盟」,其執行長、同時也是社會運動者的王獻極先生表示:「我們是台灣人,台灣是我們的母親,我們不是中國人。」

該聯盟的目標在擺脫ROC的名銜並建立台灣共合國(Republic of Taiwan),象徵正式從北京當局獨立。然北京視台灣為不可分割之領土的一部分,並誓言台灣若宣布獨立將不惜發動攻擊。

王先生願意挑戰這個世界上最大、同時也部署對台超過600枚導彈的敵人。

他指出,ROC這個名稱是當初蔣介石領導的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所強勢附加給台灣的,該黨於1949年在國共戰爭裡,敗在毛澤東的共產黨手下,然後隨即潛逃至台灣。

現年64歲,前電子工程師、也曾參與90年代獨立運動的王先生表示:「我們台灣人當時被迫罩上這件破舊的外衣,現在我們想脫掉了!」

「我們企盼制立新憲、正名為台灣,並用這個國號來申請加入聯合國。」

中華民國創立於1912年,是孫中山在一場革命後結束腐敗的滿清前政權,於中國大陸創建。

中華民國國號和那部於大陸制定的憲法是1949年,隨戰敗的國民黨政府來台,當時的台灣諸島被當成是反攻共產黨、奪回大陸的基地。


被迫退出聯合國

中國大陸改其名為中華人民共合國,並在1971年在聯合國內成功取代中華民國。

在聯合國的挫敗激起台灣民間的獨立運動浪潮,這也對ROC究竟是否代表中國提出質疑,這中間夾帶著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對蔣中正的國民黨粗暴統治逐漸形成的不滿。

王先生表示:「自從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合國創建以來,從未有一刻統治過台灣,我們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台灣已然獨立是一個事實,只是法定程序還沒有完成罷了。」

中華民國憲法仍聲稱擁有大陸的主權,甚至包含蒙古地區,這跟中華人民共合國宣稱擁有台灣是一樣的情形。

台灣總統陳水扁已經提議,要在2008年前撰寫並採行一套爲台灣量身訂做的憲法,但在中國和美國政府的壓力下,已放棄任何改變國號或領土的計畫。

然而,安全分析專家仍視台灣海峽為亞洲最危險的導火點之一,他們憂心陳水扁當局企圖將台灣現狀導向法制上獨立的狀態,這是中國所不允許的。

國立台灣大學教授林火旺指出,贊同台獨的份子不僅對抗北京的共產黨政權,同時也壯大了13億大陸民眾的民族主義。

「台灣的台獨勢力越龐大,大陸的民族主義越高漲」,林接著道:「對中國來說,統一後才有和平。」

根據有線電視台TVBS上個月的一份民調顯示,超過1,200位受訪者中,有45%的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這個比例首次超越一群占41%、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民眾。


中華台北的發酵

許多台灣民眾對中國阻隔台灣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以及被迫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等事件感到沮喪,但並非全部的人都同意要拋棄ROC的名稱。

民意調查持續顯示,將近百分之九十的民眾偏向維持現狀,所謂現狀是指讓政府維持ROC的稱謂,好能在這片葉的遮蔽下繼續當個中國人(Chinese)。

一些人則因懼怕中國的侵略而反對改名;另外,則有人因被教養在藉由愛國歌曲禮讚中華民國,以及開學前要向國旗敬禮的環境下,而喜愛這個名稱。

然而,也有其他人反對砍除他們對大陸的根,也夢想著終有一日要和民主的中國統一。

贊成統一的「中華愛國同心會」,其61歲會長周慶峻表示:「我們不能放棄由國父孫中山在犧牲和革命下所創建的中華民國。」

「對中國人來說,代代傳承的歷史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但是陳水扁想背棄這一切,他想關起門來做自己的皇帝。」

周先生當初是在1959到1961年大飢荒時期,從廣東省逃到香港,再搬到台灣定居,他指稱任何台獨的舉動都將帶來災難。

他回憶起十九世紀正當中國殘破紛擾時,外國強權侵入而造成的一連串事變。其他親中份子表示,他們擔憂若讓台灣走自己的路將在動盪的西藏和遠在西域的新疆產生骨牌效應。

他們視中台間55年的分離為中國歷史上的暫時性現象(blip),終究會在時間的鐘擺間被平息。

周先生表示:「即使兩兄弟間彼此不喜歡,也無法改變他們的姓氏並且否決掉他們共同的祖先。」
傅立民論中美關係與台灣議題 傅立民(Chas W. Freeman, Jr.)大使為研究中國問題和外交事務的知名美籍學者,他在2004年4月22日於華府的美中人民友好協會(U.S.-China Peoples Friendship Association)會議上,演說「中美關係與台灣議題」 美國內部也逐漸達成共識,認為中國的興起將會長期挑戰美國目前卓越的財政與國際勢力。從這個觀點來看,美中營造的關係將成為影響本世紀前景的關鍵因素。我同意這點。

中國已經成長為亞太地區的經濟重心,它的東亞鄰邦,包括日本,正重新調適自己的經濟政策好好從中謀利。而越來越多的生產線都將全球經濟和中國聯繫一起。世界貿易組織(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指出,中國的外貿成長(進口值攀升百分之40,出口值攀升百分之35)占了去年世界貿易成長的大多數。而中國的成長主要取決於其國內市場的規模和物力,相對地也證明它不受全球經濟循環所影響。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正產生驚人的改變。以下有一些例子:

去年,美國製造約九千萬噸的鋼鐵,日本約一億噸,同一年,中國生產兩億兩千萬噸,並進口了三千七百五十萬噸。它追上美國而成為世界最大的進口國。到了2010年,一些推測預估,中國可能會生產五億噸鋼鐵,比2000年世界上所有產量都要來得多。事實上,中國對動力和原料的需求抬高了物價,使我們可能進入一個日用消費攀升的世代,一反過去幾百年的趨勢。

在結合日本的科學和技術力量後,中國可能也將成為全球技術研發重鎮。美國每年授與約六萬名工程師學位,日本有七萬名,而現在中國每年增加約32萬5千名技師。現在中國精英在科技上的緊密結合,將使中國得以再次成為全球文化的主要推進者,而中國和世界(包括美國)在科技上的雙向交流將增加。

中國再度富庶將對世界和美國有其他很多層面的影響。中國旅客已經是東南亞旅遊業主要顧客群,漸漸地,也會看到他們在歐洲旅遊的蹤影。如果我們有合理的簽證政策,他們也會到這來(但當然,我們沒有)。在未來,數億的中國人將擁有財富和護照到國外旅遊。

為應付日本商人和遊客,美國人學會做壽司和生魚片,自己也學會吃海苔捲成的黏米飯和生魚。那麼未來和中國人交流時會帶來怎樣的文化轉變呢?我相信不會是對廣東流行樂、海參或狗肉包子的熱愛,但誰知道呢?!誰之前料想得到美國人會對口袋怪獸、漫畫和泡麵如此痴狂呢?
美國人已經開始關注人民幣幣值對美元的關係,所謂「大中國」區域經濟體—就是中港台三個部分,現在已相互連繫,以金融聯盟方式連結彼此間貨幣關係的做法,現在看來是符合經濟上的意義。假以時日,政治環境有可能成其事。但不論這是否會成真,當人民幣成為一種硬貨幣(hard currency 價值穩定的貨幣)時,華人經濟的規模和它在外貿上的角色可能使人民幣繼歐元與日圓後,成為美元的另項儲備貨幣(alternative reserve currency )。屆時,我們必定對中國的財政和金融政策會比以往更感興趣。 

當然,上個世紀下半期,日本的例子提醒我們,經濟力量不見得等同政治影響力。若沒有政治上的改革,中國不能期待追趕上西方的國際影響力,包括其最明顯的典範:美國。現在沒有人企圖仿效中國的統治方式或學習中國的政治藝術。中國的政治和經濟若不能現代化,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即使在自己的地盤上,它的吸引力也將繼續嚴重受限。政治革新的前景和台灣議題有很緊密的關係,因此就目前來看,中國政治變數仍多。當今之時,中國所具有的政治影響力,也仍因故將不如諸多其他小國。

中國在軍事上對鄰國恫嚇和牽制的本錢當然是不同的議題。隨著中國的經濟起飛,北京可以更無節制的支持大量軍武預算。在本世紀前三十年,中國有可能竄起成為亞洲軍事大國。隨著時間往前推移,如果它自己選擇要這麼做、或受到其他人激勵的話,中國也有可能發展能和美國開始相抗衡的軍備。如果中國軍事技術成熟,改變了中美軍事平衡,美中將掉入一連串的軍備競賽-這是可能存在的危機。

但對於中國日後的抉擇沒有什麼是必然的,就像中國勢力的抬頭會不會造成衝突或對立也不是必然的。從俄、德、日和美國興盛的例子來看,這類推聽起來不見得真實正確。中國已經明確表達沒有帝國主義、殖民主義、重商主義、軍事主義、天命論、領土擴張、或文明使命等意識形態。反而,讓很多人驚訝的是,中國強調國家平等、國家領土的神聖、以及聯合國憲章的至高無上。

目前為止,並沒有中國式的亞洲「門羅主義」的跡象,中國不尋求取代美國或我們在這地區的軍力;也沒有在我們偶爾沒注意的時候,企圖填補空位。雖然他們可以這麼做,但中國人沒有以武力強取港澳。當他們重新收回這些領土,他們尊重其現狀;再者,雖然他們沒有對後殖民階段民主改革很友善,但中國也並沒有試圖強加自己的系統於其上。同樣地,中國現在也已經盡量透過協商的方式,和最近剛獨立的中亞聯邦--俄羅斯、以及越南,解決陸上疆界問題。中國方面表示,他們準備以同樣的方法處理海上疆界。

目前所有的證據顯示,中國並不是一個企圖犧牲現存的區域秩序或國際秩序,而虎視眈眈求得尊榮地位的強國。中國人是要重返其以往在亞洲歷史上重要角色的民族。在一個半世紀的傾頹隱晦之後,他們嚮往恢復以往在全球文明上優越的領導地位。而當這一切都在進行中時,中國人終於正擺脫早期因外國勢力而造成的積弱、貧窮、和迫害的創傷。

中國因此重獲沉穩、自信的評價。北京在幾年前亞洲經濟風暴中的反應、最近在韓國老練的外交手腕、東北亞安全談判的提議、擁抱和我們平行的防擴散政策、在聯合國維和運作上日漸活躍的角色…這一切都顯示,中國自創傷中復原後已成為日漸成熟、負責的國際參與員。中國和日本一樣成為更符合常規的國家,它也希望自己能被如此接受。

目前看來,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握之中,中國看來將成為全球和區域穩定的力量,而非目前世界秩序的挑戰者。藉由雙方多些的努力,中美關係應當能多些合作而不是競爭,中國應當是我們的朋友而非敵人。假使真能如此,一個世紀延伸和平、繁榮、民主的前景是美好的。

不幸地,並非所有的事情都真在掌控之中。在這十年間,美國人很有可能將因台灣問題而發現自己和中國開戰。

上個世紀有兩次中國人的革命,一場在1911年,另一場發生在1949年。兩場革命皆起因於國家的意志被激起,要抹滅外來帝國主義強加於中國身軀心靈的印記、消除外國勢力在中國領土的影響、終結外來政權干涉中國內政的可能、並恢復中國之國家團結、繁榮與勢力。當其他意識形態消失,只留下中國民族主義這爆發性的支柱。台灣自中國分離,對國民黨革命和共產黨革命來說都是曾想要克服的難題,但是最後都為兩造留下恥辱的紀念碑(註:意指兩次收復台灣的舉動都失敗,仍造成中台分離。)。統一,是中國的天命。(註:central imperative應該是指最重要的命令與要求,勉強翻為天命。)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議題對中國民族主義來說具有中心意義。所以,美國在70年代與80年代的靈活外交策略就是遊說北京,勸服他們:台灣的情況可以像香港和澳門一樣,藉由和平方式,也就是協商方式來解決。但我們的台灣友人從不累於指出,其他殖民地和台灣的基本差異,其在於台灣是自我管理且沒有外來主權的統治。台灣問題不是外國勢力與北京說好就算,只有台灣當局有權力這麼做。

當時的台灣當局跟他們的對手共產黨一樣,長期以來都是中國民族主義份子。當時兩岸的共識是只有一個中國,這讓兩岸試圖尋求相互調適的實際方式時,能巧妙處理主權等敏感議題。這個共識讓北京接受一個國家內共存有兩種制度的概念。而這些提議能確保在針對統一進行談判時,台灣的政、經、文化以及軍事上的自治將不受改變。這些提議藉由申明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會進駐台灣,而含蓄地表達美、日戰略上的利益,也讓東北亞軍事平衡能持衡。中國立場並未改變。

然,在過去數年,台灣立場改變了。台灣當局拒絕接受一個中國的想法。現任總統陳水扁先生宣稱兩岸是分開的國家。他表示,在他看來,既然台灣已經獨立,獨立已成現狀,就沒有必要再去宣布這件事。他提議全島公投制憲,除了這之外,公投將合法鞏固獨立。

台灣現行的憲法在1947年經由全國性投票通過,故涵括中國人民的主權。新的憲法將在2006年透過台灣人民實施主權來制定,而非關其他地區中國人的看法。而新憲法將在2008年正式生效。從法理標準來看,這將構成民族自決的行為。陳先生同時提出要與北京對話的提議,但先決條件是,北京必須明確或暗示性地認可他的看法,即為台灣為一獨立的國家。

布希當局已經警告陳總統不得用任何方式單方面改變台海一個中國的現狀。陳先生拒絕接受這項建議,他進而在不顧對岸中國人民的看法下,拒絕承認一個中國的現狀,他並申明,身為民主國家的美國一定會支持台灣人民民主表達的意願,台灣民眾喜歡自己現下分離的狀態。

但沒有國家能在未徵得欲脫離的國家同意而達致獨立。從我們自己的例子和其他例證中可以知道,通常獨立是在流血革命後數年方始達致。其他像美國南部人民、巴斯克三省、比亞法拉人、庫德族、巴勒斯坦人、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車臣人、南蘇丹人等例子證實,即使經歷大屠殺和人民苦難,分離的後果也是失敗的。很少有像捷克共合國和斯洛伐克一樣,是在雙方面都同意下和平分離。

但現在兩岸對台灣問題的看法都是無法談判、協調的。陳先生支持獨立,也公佈了明確、單方面的時間表來達成目的。而北京也唯有在能有雙方同意某些形式統一的協商上,才能準備容忍目前分立的現狀。沒有一方準備好要妥協另一方的目的,更不用說是接受了。

全站熱搜

Una 阿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