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柴胡湯則可疏通三焦,全方的作用就是調和營衛,疏通三焦 ,使人體淋巴組織輸送回流而正常運作。

作者:張步桃    (感謝張老先生不吝所學將學問公開網路)

談到三焦,很多民眾也不了解其含義,因為從《內經》及諸多文獻各有不同解釋。三焦指上焦、中焦、下焦,就《內經》言,有屬於經絡系統的三焦經。有文獻是從身體部位區分,乳房以上為上焦,乳房到肚臍屬中焦,肚臍以下則為下焦。有從生理作用區分,上焦主受納,即呼吸作用。中焦主腐熟水穀,即消化作用。下焦主出,即泌尿排泄作用 。

 

也有從器官區分,上焦包含心肺,中焦脾胃,下焦肝腎系統。《內經》也談到「上焦如霧,中焦如漚,下焦如瀆」,所謂上焦如霧即指心肺功能,肺主氣體交換,從生理學觀點看,肺要有適當潮濕的容積才能完成氣體的交換,即呼吸,如果太乾燥就會出乾咳,也就是肺喜潤而惡燥的意思。中焦如漚,即指腸胃系統有如酒囊飯袋,漚也包含食物的消化過程。下焦如瀆,即指肝腎系統,有如下水道工程,一定要維持暢通,如失調會產生藏污納垢,穀道、水道不通,即造成現代醫學公認最棘手的尿毒、腎病變。

所以「三焦」究竟指什麼?很難界定。《內經》談五臟、肝心脾肺腎無可爭議,但嚴格講,應加心包即心包絡而為六臟。六腑是指膽胃,大小腸、膀胱再加上三焦,故我們從上述分類談三焦,所謂有名而無形,即找不到有形的組織器官,但老祖宗卻早就知道三焦的作用,也就是「水穀的道路」。我們從這句話可說明水穀是指食物,但其營養是藉三焦疏通,而三焦應該就是淋巴組織,營養就是藉淋巴組織輸佈到全身,使人體維持正常的功能活動 。                                                                         我沒學過人體生理學 所以以上說法還有待查證

 

柴胡桂枝湯的文中還有這麼一大段     幾乎可以獨立一篇了     http://relativehumanity.tieus.com/web/cm/zhangbutao/drug/d24.htm

8.頑固性、習慣性便秘

一般正常人,超過三天不排便,即可確診為便秘。如果食物經過消化吸收,只進不出,穢物推積在腸管,必然產生毒素,上升到大腦,影響意識中樞,會出現神昏譫語、循衣摸床現象 。

不要小看便秘,不管足陽明胃經或手陽明大陽經,一旦毒素上升頭面,會出現面皰、青春痘,都是排泄系統有問題,嚴重會引發全身各機能病變。過去立法院有位非常敬業,審議法案字句斟酌,文筆又流暢的吳延環委員,常在《中央日報》副刊發表方塊文章,每日晨泳,一襲長袍,仙風道骨,令人尊崇。他體驗出每天培養三次排便,再暢快不過,如早餐八點,食物停二小時後,十點出清一次。十二點午餐小憩二小時,排便一次。晚上十點就寢前再一次。如此每天排空三次,保持健康,配合他的晨泳(據他稱數十年除出差花蓮、高雄無游泳池中輟二次),新陳代謝良好。這位前賢除任事認真嚴謹外,養生哲學也值得後輩學習。

有人七天不排便,也有十天、十五天,更有人一個月以上,聽後簡直不可思議。《溫病條辨》作者吳瑭特別在〈秋燥篇〉提出一個病案,長達四十九天不大便,經吳先生用天台烏藥加巴豆,排出四十九粒黑又硬的糞便,據說用斧頭都劈不開(一笑)。另有一本婦科書《濟陰綱目》作者武之望先生,也有一病案是三十五天不排便。我個人看過五例以上三十天不排便,這些都是頑固性便秘。

對頑固性、習慣性便秘,很多人會用承氣湯系列,如大小承氣湯、調胃承氣湯、桃核承氣湯。但我個人比較不喜用,縱使運用,也以調胃承氣湯較常用,因為方內大黃、芒硝的峻烈有甘草制衡,或是用大柴胡湯或防風通聖散,大柴胡湯是由小柴胡湯去人參、甘草,加枳實、芍藥、大黃演變而成,也有小承氣湯的架構,藥效比較溫和。防風通聖散則是金元四大家的劉河間先生從調胃承氣湯、涼膈散演變而成。嚴格地說,防風通聖散是麻黃湯、桂枝湯、承氣湯系列的合方。

柯琴先生《傷寒來蘇集‧附翼》的最後一方是麻黃升麻湯,方義談到,既是麻黃湯症就應用麻黃湯,桂枝湯症就應用桂枝湯,承氣湯症就應用承氣系列,不應將三方合方,例如防風通聖散或大小調胃承氣組成為「三一承氣湯」,柯琴先生就很不以為然。

我講方劑,會將方出何人,其學術背景、用方著眼,甚至方劑組成內容、演變狀況都詳盡說明,目的是讓學者了解其概念、精義,否則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一知半解而不知如何運用,就很遺憾。尤其有些後輩,可能受到速成班或考試壓力影響,對一些重點課程精義了解不深入,往往在治病上事倍功半。

例如我個人不喜歡用承氣系列,是受明朝繆仲醇先生(又名希雍)《醫學廣筆記》的思想影響。他談到大便不通一定要加入肺經的藥,因為肺與大腸相表裡。以現代醫學臨床也可證明很多大腸的病變轉移到肺,肺系統病變轉移到大腸。也因此我們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彗。繆仲醇先生治便秘會加杏仁、川貝母、沙參、麥冬、紫菀,都是肺經藥。

我個人用柴胡桂枝湯會加增液湯(元參、麥冬、生地),這三味藥都含豐富的配醣體,水份多,可潤腸,再加柏子仁,文獻提到「凡仁皆潤」,杏仁、酸棗仁、桃仁都有潤腸功能。而杏仁、紫菀入肺,有「提壺揭蓋」功能,再以柏子仁滑腸,再加大腹皮、檳榔,對習慣性及頑固性便秘有很好療效。檳榔、大腹皮都屬棕櫚科,尤其檳榔性如鐵石,在我研究中醫至今,從無人告知《本草備要》中「性如鐵石」何義?就如遠志、白通草,其「若欲治下必先上之」或「欲治上,必先下之」意義為何一樣。經我數十年思考,原來鐵石其性重墜,服後往下發展,就可緩解宿便或大便滯下(要下不下)症狀。

但有些患者看我開方有檳榔,就會起疑其藥效,我就乾脆用大腹皮,畢竟這二味藥同科屬。木香檳榔丸治便秘用意即在此。而木香雖然屬菊科,凡菊科都具清熱解毒功能,但我臨床觀察,木香性燥,非不得已不用,所以《本草備要》也提示,陰虛者慎用。很多人服用歸脾湯後口乾,除一些熱藥如當歸、黃耆、龍眼肉外,木香應是其中原因。因此,除非行氣止痛才用木香,否則我會選用燥性較緩的砂仁、香附 。

用柴胡桂枝湯治便秘,著眼於其藥物機轉,亦是仲景先生「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衛氣因和......」的觀念,只要營養水份匯集腸管,使腸管獲得滋潤濡養,其功能就正常,便秘就獲得改善。

全站熱搜

Una 阿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